百世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黄渤,到底是什么样的导演?小熏

2019-11-08

一个演员,在作品中无论有怎样表演,都属于技能,而不能真实准确的转达其在现实中的人设,但作为导演来论,我们就要深究的则是内在的东西——影片的表现手法,故事内涵,当然,也包括表演在内,从其投射于银幕之上的作品,来试图接近这个人的精神世界。

从《疯狂的石头》开始,我们在影视作品中看过太多不同的“黄渤”,或鸡贼或憨厚,或勇武或暴戾,或深情或搞笑,林林总总,每个角色都塑造出他个人的特质,但这些都属于演员层面的,《一出好戏》是黄渤第一部导演作品,如何从这部影片去一窥黄渤的精神世界,就变得非常好玩。

但在探究黄渤导演之前,先聊几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喜剧导演,权当引言:最先要说的是周星驰,作为演员的他,银幕中飞扬跳脱无厘头至极,但作为导演,则其实充满着草根拯救世界的童话情结,他内心的自己,其实还是个孩子,对世界和责任恐惧,所以在承担重任之前,总是要一番纠结挣扎,像早晨赖床一样。

另一个是宁浩,他的喜剧剧情繁杂逻辑缜密,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,他的“杀心”很重,你看《疯狂石头》《疯狂赛车》《黄金大劫案》《无人区》,都是喜剧片,但故事中的人到最后差不多都死光了。

和黄渤有过交集的徐峥和王宝强,也都先后做了导演,徐峥的电影,保持了“囧途”喜剧的一贯套路,但起范儿是人到中年的偷懒,有对家庭,对感情的顾虑和思考,是找刺激与羁绊之间发生矛盾,而且,他的羁绊正是来自生活的琐碎。

王宝强导演的电影,表面上看是没心没肺的打闹,实际上是对童年情结的一次圆梦,在他的精神世界中,“西游记”恐怕占据了极大的位置,影片最后让六小龄童以孙悟空的形象出现,大概是他与童年记忆中最牛逼人物的一次会面。

黄渤的《一出好戏》从出场站位就和以上各位有着巨大的区别——周星驰,暗黑童话爱好者,宁浩,人性思考者,徐峥,生活观察实践者,王宝强,情结终结者,而黄渤,则是人与社会关系的实验者,影片讲述的故事,以小见大,让一群流落荒岛的人演绎了一遍人类自诞生以来的发展史——旅游车从海底浮出水面,在岸边醒来的人一脸懵逼,像是刚刚获得意识到人类,接着,由导游王宝强“暴力”带领众人生存开始,孤岛上的人类具备了陨石大碰撞之后地球生命生存的雏形,到于和伟发现“新大陆”,从而发明货币政策,到黄渤凭借资源以及洗脑式的鼓吹,获得与统治者相等的权利,大概类似“教皇”角色?总之契合着人类发展的脚步,到后来货币增发带来经济危机,以及临近最后统治者展现出为“政治正确”而发生的欺骗,总之,历史那些事,都在里面了。

从生存本能出发,到文化文明的发生,到货币政策,政治生态,统治与战争,甚至爱情的起源——这部影片就是一部人肉版的 “时间简史”。

能跟观众探讨这么深刻问题的导演,并不多见,因为他所表现的内容,不光是就事论事,也不像是戏说演绎,而且他又不制造童话,从未有奇迹出现(漫天的大鱼落下,算不算奇迹?不能算,只能算是设计),也没有杀心(人在那种极端状态下竟然没有发生杀人事件,实在不可思议),更没有难以释怀的情结(单恋应该不算吧?)而他画地为牢将众人囚于孤岛,颇有几分话剧舞台的意象设计,但场景调度,主视角的游移,都让这部影片显现出“匠人”的意境——黄渤最接近的导演,大概只有姜文。

但姜文是带着高高在上的眼光里掺杂着嘲讽鄙夷不屑和怜悯(可能啊),三部民国系列,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,把人的劣根性挖的血肉模糊——姜文是故事讲人性,而黄渤则是让人演人性之外的故事,都是带着思考的。

所以,黄渤和姜文又大有不同,一个视角在人群拥挤的民国都市里穿梭,一个则在孤岛上梭巡,试图寻找回去的路。

东莞定做服装

灰色棒球帽

定做职业装加工厂家

东莞男女时尚套装

友情链接